全栈工程师?
嗯.....目前并不是!

無用、手工、擬真、極限……極端設計主義的七種“武器”

無用設計、手工設計、擬真設計、極限設計……工業設計更加多元化,並且更貼合人性,具有人情味。

從3月底的工業設計簡史開始,到4月初的包豪斯、德國製造、已故的設計大師、設計廉價感悖論和最近的工業4.0;這半個月我們談了太多“硬核”的東西,有英雄主義、有浪漫色彩、有如履薄冰、也有深惡痛絕,很慶幸這就是工業設計最真實的樣子,也很幸運這只是工業設計的冰山一角,還有更大的“驚喜”等待我們去發現。

正如這一次M87星系的黑洞“寫真”,雖然最後呈現出來的效果像極了油鍋中正在膨脹的“甜甜圈”,但由於黑洞的不可視性(吞噬一切包括光線)我們沒辦法用電磁波抓拍,只能退而求其次用8座事件視界望遠鏡對圍繞在黑洞周圍的“吸積盤”做了一次“數據轉描”。

這必然是一次集齊了地球尖端科技設備的“科學實驗”,雖然它更多的偏向於科學探索,換一個角度,它又何嘗不是地球工業的一次“大閱兵”。

或許,對於“黑洞先生”來說,被“狗仔”偷拍這不要緊;畢竟,它的生活圈子雖然混亂但也沒有什麼不能公之於眾的;只不過人家稍稍擺了一個Pose就被人打上水印宣誓主權,這讓它無辜躺槍。

姑且不論這一次的黑洞主權事件最後怎麼收尾,距離地球5300萬光年、質量是太陽的60億倍、2017年就連續進行了數天的聯合觀測,隨後經過2年時間的數據分析最終才掀開黑洞的“紅蓋頭”,光是這些數字,都是一次極其瘋狂的“頂層設計”。

科學家,有科學家的“瘋狂玩法”;民間,也從不缺少這種“極端的設計主義”。

當然,科學家的“瘋狂”目的性很明確,但民間的“極端設計主義”就不一定了。

一、無用設計

提到“無用”設計,你們第一個會想到誰?

其實,早在周星馳1991年的《整蠱專家》、1994年的《國產凌凌漆》、1995年的《百變星君》和1996年的《大內密探零零發》中,周星馳就已經把“無用”設計玩得“爐火純青”。

由於這種“無用”設計本身就有反差、搞怪、想當然的氣質,因此很容易成為“無厘頭”的標配。

但是“無用”也並非全然無用,因為這一類“無用”設計的本質就是在標準產品之外用更廉價的材料、更粗暴的手法、更隨意的設計“依葫蘆畫瓢”做出來的東西;它同樣有自己的“功能語言”,有部分標準產品的屬性那是肯定的,但卻有可能在功能、功效和功耗上完全不同。

遠一點的有周星馳,近一點大概不少人都會想到快手@耿哥,100多件“無用良品”圈粉將近200萬,人稱中國版“愛迪生”,可謂當代“無用主義”集大成者。

而且也不僅僅只是耿哥,中國不少的民科發明家都走在“無用”設計的路上。

但要論“無用”設計最風靡的地方,日本,要不要了解一下。

二、手工設計

如果說快手成就了耿哥“機械工坊”,那麼抖音成就的就是@李子柒和@萬能子墨的“手工作坊”。

這種單純運用自然偉力和手工創意支撐起來的“手工”設計和“無用”設計的共同點在於它們都是在已有的工具設備之上進行“製造”而非“創造”,而且由於材料,想象力和生產機能的不同她們做出來的都是“似是而非”的東西。

而且相比於“無用”設計的機械屬性,取材大多是已然成型或者是半成型的機械元件;“手工”設計更像是一種清新淡雅的生活方式,它的取材往往來自於自然,加工手法也很單一。

也因此,“無用”設計帶着腦洞的俗氣,“手工”設計帶着淡淡的創意出塵之氣。

三、擬真設計

我們已經不是第一次談“擬真”了,在年前《當工業設計遇上修辭手法?》以及年後《2019,那些工業設計中的小趨勢!》《那些大自然教會我們的“行為藝術”?》中我們從擬態和個性主義等角度談到過“擬真”設計。

古有齊白石戲蝦,今有深堀隆介畫魚、D.AllanDrummond運用3D打印和澆鑄工藝製作青銅雕塑。

這一類“擬真”設計往往追求的是神似而非單純意義上的形似,由於它參考的“標本”是一種有生命、特徵和習性的,因此你愈是活用“恐怖谷效應”,達到一種“以假亂真”的效果,愈真實,愈能引人注目。

深堀隆介的丙烯酸金魚畫和D.AllanDrummond教授的青銅雕塑昆蟲就像是用魔法把時間定格了一樣,但它卻又是立體的。

四、極限設計

“極限”設計其實我們在前文也有提到過,它和“擬真”設計共同之處在於:兩者都有着近乎極端的追求,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擬真”設計甚至算是“極限”設計的一種;但不同的是,“擬真”設計由於形態上的特徵具有誇張的“識別性”,你或許會驚嘆於“極限”設計很美、很震撼,但卻有可能被“擬真”設計擊中“萌點”。

上面的極限剪紙作品就出自於日本剪紙藝術家@福田代子(RikiFukuda)之手,她的作品不僅寫實、纖毫畢現;而且薄如蟬翼。

一張白紙在福田代子的手中,竟然能夠煥發生機;這就是“極限”設計的魔力。

“極限”設計不只是技藝、創意就連運用的材料和工具都做了“極端化”處理,每一個作品都充斥着“化腐朽為神奇”的魔力。

五、前衛設計

“前衛”設計是從現代主義中走出來的一個分支,在技術和藝術平衡的包豪斯主義以及功能和形式平衡的現代主義之後;前衛主義探索的是另一種更激進、更極端、更有力量的表達方案。

就好像上圖中的“標誌建築”,它用現代主義的內核“鋼筋鐵骨”卻挖掘出了建築之外的“情緒表達”;明明是靜態的建築,卻能夠因為另闢蹊徑的構造和內涵強化某個人性化主題。

如果說“極限”設計是在強調作品的“表達形式”極限,“擬真”設計鑽入了形似&神似的牛角,那麼“前衛”設計就是在探討作品的“表達內涵”。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前衛”設計是主流設計的反叛者。

六、反人類設計

“反人類”設計,想必大家都見過不少,所有違逆大多數生活習慣的設計都屬於此類。

當然,這一類設計在日常生活中比較少見,很多我們覺得是“反人類”設計的產品不是“粗心大意”鬧出來的笑話,就是“用力過猛”產生的後遺症。

由於反人類產品出現的場景有限,幾乎只會出現在“公共場合”;畢竟,消費者很少願意花錢“自虐”;這就導致當下的“反人類”設計更多的是用來表達主張、又或者是用來抗拒某種不健康的習慣;就像寫作軟件“小黑屋”、以及各種手機鎖。

所以,“反人類”設計並非毫無意義,它只是有目的的“自虐”而已。

七、暴力美學設計

最後,給大家提一個逐漸淡出我們日常的極端設計——蘇聯的“暴力美學”設計:實用主義、線條分明。

在如今被歐美審美霸權統治的日用消費品中,蘇聯產品除了軍工,我們的日常生活幾乎看不到蘇系的痕迹,當然,所謂的軍工離我們太遠;所以,近幾十年我們幾乎看不到蘇聯設計的影子。

這裡有一個史實,那就是俄國的表現主義畫家瓦西里·康定斯基1922年就加入了包豪斯,並在約翰·伊登的個人直覺式、神秘主義教學方式“帶歪”了格羅庇烏斯的理想主義之後,是他的科學理論課程才讓教學重新走上軌道,並與克利、納吉一起,奠定了包豪斯的理性主義與構成主義。

可見,蘇聯的“暴力美學設計”(與軍工聯繫得太過緊密;很多聞名於世的設計師都來自於軍工領域)也是不缺理論基礎和消費市場的;但是在歐美德日韓的消費主義大勢所趨之下,卻已然失去了國際影響力。

不管無用到底有沒有用,手工是否又因噎廢食、擬真設計是不是形式主義、極限設計又是否吹毛求疵、前衛設計是在矯揉造作、反人類設計無病呻吟,暴力美學設計又是否真的過時?

工業設計正在從軍隊走入民間、從權威組織走入人民群眾;不可否認,這是工業設計必經的歷程,也是一種相對健康的“設計生態”進化。

當工業設計不再成為武器,它變得更有“人情味”;當工業設計不再被權威壟斷,它變得更加“多元化”;當工業設計逐漸成為興趣的一部分,它變得“生機勃勃”。

這對於工業設計本身來說,這或許就是最好的時代!

—END—

#專欄作家#

幻夢邪魂,微信公眾號:wanyidongxi;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專欄作家。每一次輸出至少都有一次有價值的思考。

本文原創發佈於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 Unsplash,基於CC0協議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無用、手工、擬真、極限……極端設計主義的七種“武器”》
文章链接:https://www.pmbear.com/%e7%84%a1%e7%94%a8%e3%80%81%e6%89%8b%e5%b7%a5%e3%80%81%e6%93%ac%e7%9c%9f%e3%80%81%e6%a5%b5%e9%99%90%e6%a5%b5%e7%ab%af%e8%a8%ad%e8%a8%88%e4%b8%bb%e7%be%a9%e7%9a%84%e4%b8%83%e7%a8%ae/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大前端WP主题 更专业 更方便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